全球野生动物的避风港——野生动物通道

www.ag88.com-休闲娱乐网站 /2019-05-28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字体: 打印本页

班夫国家公园中的泛加公路沿线修建了大量成功的野生动物通道,为全球公路避免动物死亡提供了科学依据。

摄影:JOEL SATORE,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喧闹的交通并不能阻止像驼鹿和熊这样的大型哺乳动物穿越公路,也不能阻止无数小动物被汽车轮胎压扁。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在犹他州的一段公路上,98只鹿、3只驼鹿、2只麋鹿、多只浣熊和一只美洲狮在车祸中丧生,总计达106只动物。在美国,共有21种因交通事故而受威胁和濒临灭绝的物种,其中包括佛罗里达州的凯鹿、加利福尼亚州的大角羊和阿拉巴马州的红腹龟。

  据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称,在美国,每年大约有200人死于100多万起汽车碰撞事故。据蒙大拿州立大学西部运输中心的一篇论文称,这些交通事故的代价高昂:考虑到人的伤害和死亡赔偿费用,拖车、车辆维修、当地政府的事故调查以及尸体处理费用,鹿和车的碰撞事故平均成本为8190美元,麋鹿与车的碰撞事故平均成本约为25319美元,驼鹿与车的碰撞事故平均成本为44546美元。

  这些致命事故的数量仍在增加。“据最近15年的报道,野生动物与车辆的碰撞事故增加了50%,估计每年有100万到200万只大型动物被汽车撞死,”西部运输中心的道路生态项目经理Rob Ament说。

 

  围栏是野生动物通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能引导怀俄明州迁徙的叉角羚从公路上方穿行,而不是在Trapper's Point穿越。

摄影:JOE RIIS,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然而,在全球范围内,有一种解决方案非常有效地减少了汽车与过路动物之间的碰撞:野生动物地上和地下通道。佛罗里达公路上死亡的本土物种的横截面研究,澳大利亚死亡的袋狸和小袋鼠、墨西哥死亡的美洲虎的横截面研究,所有这些研究都表明,野生动物通道既能可以节省金钱,又能挽救动物和人类的生命。

  “我们可以通过公路下方或上方的通道和围栏引导动物穿行,进而减少85%-95%的死亡率,” Ament说。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跨越公路的桥梁和隧道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出现的原因。上世纪50年代,法国建成了第一座野生动物通道,自此之后野生动物通道在欧洲就一直很受欢迎。野生动物通道通常看起来很像普通的立交桥,只是种植了当地的植物,除非你特意寻找,否则不是特别显眼。

  地下通道建于公路下方,其用途是帮助胆小和体型较小的动物穿越公路,司机可能会看不到。不过,地下通道帮助了数不清的物种,从巴西的金丝猴和美洲狮到伦敦的水鼠,不一而足。在不丹等发展中国家,Ament甚至在为尚未修建的公路设计野生动物通道,这些国家需要为亚洲象穿越领地提供安全的地点。正如他指出的那样,在道路建设过程中采用这些缓解措施要比重新改造公路容易得多,也便宜得多,就像美国和加拿大所做的那样。

  斯诺夸尔米山口

  华盛顿州是最新开始修建野生动物通道的州之一。该州的第一条野生动物通道建于2015年,位于卡斯卡德斯的斯诺夸尔米山口以东,横跨从西雅图到波士顿的90号州际公路。虽然这条动物通道现在只是裸露的拱桥,2020年秋季才会种植本地植物,但鹿和丛林狼早已开始使用这条通道。

  在90号洲际公路沿线的24公里路段,华盛顿州政府共设计了24条动物通道,这条动物通道连同2013年以来修建的6条地下通道是其中修建的第一批。这些通道将允许麋鹿、黑熊、美洲狮、鼠兔甚至鳟鱼穿过,而曾经这条公路是一道几乎无法逾越的路障。

 

  2018年10月,站在斯诺夸尔米山口以东新建的动物通道顶部,可以看到从卡斯卡德山脉中间穿越的90号洲际公路的美丽景色。这条动物通道建成后,只有动物才能欣赏到这一景观,因为通道将对人关闭。

摄影:ELAINE THOMPSON,AP

 

  这些野生动物通道不仅仅是为了拯救个体动物,也是为了物种的生存。90号洲际公路是该州一条重要的东西向经济命脉,一路穿过喀斯喀特山脉中的高山口,几乎没有其它公路穿越喀斯喀特山脉。不过,许多动物都希望从北向南迁移。从某种程度上讲,90号洲际公路以南的动物就被困在一座岛屿上。由于北临公路,南临哥伦比亚河,同系繁殖就成了一个潜在的问题。

  “当动物们找不到彼此时,就会发生局部灭绝;如果没有遗传变异,种群就会走向彻底灭绝,尤其是原始森林中移动性差的物种,”美国林务局野生动物学者、华盛顿州90号洲际公路动物通道项目的交通运输部联络人Patty Garvey-Darda说。

 

  大型哺乳动物需要借助野生动物通道避免致命且代价昂贵的车祸。对于体型较小的动物来说,比如密西西比州威金斯市的这只濒危的哥法地鼠龟,也可以利用它们。

摄影:JOEL SARTORE,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斯诺夸尔米地上通道有助于将这些孤立的种群重新连接起来。90号州际公路的地下通道也同样至关重要,这些地下通道将湿地和溪流与亚基马河连接起来,尤其是将水路和水生物种连接在一起,西北保育组织的Jen Watkins说,该非营利组织主要保护荒地和本地动植物。“我们为鳟鱼建造了连通四条新支流的地下通道,在近代历史上从未被鳟鱼使用过。我们对地下通道能起作用并不吃惊,但效果的即时性还是非常令人兴奋,” Watkins说。鳟鱼是一种濒危物种,和火蜥蜴以及爬行动物都是“人类需要考虑保护的物种”,这些物种都得到了地下通道的保护。

  动物通道成功的原因?

  泛加公路班夫段修建的野生动物通道是最成功的例子之一。一项研究表明,在短短的3公里距离内,野生动物与车辆的碰撞事故从平均每年12起减少到2.5起,事故损失降低了90%——超过10万美元。在过去的20年里,正是这样的统计数据促使了野生动物通道的增加。

  Tony clienger是西部运输中心的资深野生动物生物学者,在过去的17年多时间里,他一直在对班夫的六条野生动物地上通道(和38条地下通道)上的野生动物进行监测。他发现,在选择走地上还是地下通道时,不同的动物有不同的偏好。他说,在施工之前进行监测非常重要。

  “灰熊、麋鹿、鹿和驼鹿更喜欢开放的大型通道,”他说。“美洲狮和黑熊喜欢更狭小的通道,通道的光线更暗,覆盖物更多。“这些倾向与每一种动物的进化方式密切相关,比如黑熊和美洲狮的自然栖息地位于森林中,而不是草地上,因此这类动物会对穿行于大型的开放式通道感到不适。

 

即使动物们没有安全的方法穿过公路,许多物种还是会努力尝试,比如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这头母黑熊和其幼崽们。

摄影:BARRET HEDGES,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这为班夫野生动物通道的景观设计提供了依据。“我们会在通道的一侧种上树木和灌木,另一侧则种上青草,” Clevenger说。

  长期监测当地的野生动物是斯诺夸尔米项目成功的关键,因为此举有助于发现动物在什么地方穿越公路,或者试图穿越公路后又掉头。在野生动物通道开建的五年前,这一监测工作就已经实施了,并一直持续到今天。此外,斯诺夸尔米项目还参考了华盛顿运输部的路毙动物死亡统计数据,以及公民科学家与美国林业局的实地追踪数据。

  不同动物对野生动物通道的选择偏好甚至取决于动物的性别。2014年,班夫的一项研究调查了从黑熊毛发样本中提取的DNA和摄像机数据,结果表明繁殖期的雌性更喜欢地上通道,而雄性更喜欢地下通道。“现在我们知道,为了保持连通性,我们需要建造地上通道,这样繁殖期的雌性就可以通过地上通道穿越公路,” Clevenger说。

  虽然那些早已习惯人类建筑的动物几乎立即就开始使用野生动物通道,甚至避开了建筑设备,比如丛林狼和鹿,但其他动物则需要更长的学习时间。麋鹿、灰熊和美洲狮可能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适应动物通道,而狼獾、猞猁、狼和食鱼貂(最近被重新引入华盛顿州)则可能需要五年甚至更长时间。不过,一旦公路上方或地下的动物通道建成,就会变成动物们的代际知识:“育有幼崽的美洲狮和黑熊将会使用这些动物通道,” Clevenger说。

  早期的动物通道使用者非常重要。它们不仅能让自己远离公路,立即减少与汽车的碰撞事故,而且还能引导更多谨慎的动物选择通过动物通道穿越公路,Clevenger说。围栏也有帮助,它们有助于引导动物远离危险的公路交叉口,转而选择地上和地下通道。 

  “我们不仅想把动物连接起来,还想创建生态系统,” Garvey-Darda说。这就意味着需要考虑体型较小的动物,比如鼩鼱、田鼠、跳鼠和鼠兔。为了鼓励这些体型较小的物种使用动物通道,斯诺夸尔米项目专门设置了岩石和矮树丛。

  “我们很幸运。在华盛顿州,我们仍然拥有所有的本地野生动物,甚至包括灰熊和猞猁,”她说。“很多州的情况并非如此。野生动物通道将有助于确保未来这种情况还能保持下去。”(撰文:STARRE VARTAN 译者:流浪狗)